4月24日足球比分

您好,歡迎來到鑫三贏獵頭網!

新聞資訊

公司新聞

電話:0531-88208508
傳真:0531-88208508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網址:www.afdpew.tw
微信公眾號:lietoulijun777
地址:濟南歷下區解放路110號正大時代廣場614室

公司新聞

直播中1%的人成功,9%的人掙點小錢,90%的都是“

時間:2019-11-28 15:06來源:未知 作者:鑫三贏獵頭

直播中1%的人成功,9%的人掙點小錢,90%的都是“炮灰”。
山東獵頭覺得,很多底層主播的努力程度不比李佳琦和薇婭他們差,但是這已經不是能用努力來衡量的事。
和一名帶貨主播約訪是不易的。她會和你約定一個非常規的時間點,例如只能在凌晨2點后,騰挪出來的1個小時的休息時間。嗓子不好是通病。訪談的途中,電話那頭偶發的咳嗽聲不止一次打斷對話,等她緩和過來后才能繼續。訪談要躲著家人進行,否則會得到另一個版本的答案。和頭部、腰部主播不同,底層主播沒有粉絲黏性,出了直播間,便很難再找到她們的蹤跡。
薇婭和李佳琦的粉絲數和單場觀看數據,已經近20倍于后面的3名主播的流量,bbgillian代王、張沫凡和雪梨。如果把帶貨直播比喻為海,這些人處于浪尖。更多頭部和腰部以下的小主播,是沉底的蝦米,屏息等待著浮出海面的機會。
游戲規則一目了然。頭部主播獲得風口上的福利,資源不斷向他們傾斜,底層主播爭奪著他們分羹之后殘留的流量。
雙11當天,薇婭的直播間觀看人次為4310萬,李佳琦的人次定格在3680萬。而無名小主播的直播間里,這個數字可能是幾千,幾百或者幾個。
一提到數據,主播們就感到焦慮和恐慌。在這場比賽中,一個強大的系統在以精確的量化標準控制著主播。實時的數據跳動和不定時關閉的流量閥門,是高懸的紅燈。
根據BOSS直聘發布的數據,76.6%的“帶貨經濟”從業者最高月收入低于萬元,58.2%的人在考慮轉行——畢竟,李佳琦和薇婭的財富神話,只是極少數。
有人仍然相信這是時代的機會。童書主播楊楊在微博上記錄了自己自年初入行以來的日記。她不是一個站在風口上的幸運者,卻咬定了要在這個行業拼下去的決心。
以下是沉在海底但還在奮力向上的帶貨主播楊楊的自述:
1
我在電商平臺直播賣童書,現在有2萬粉絲,這個粉絲量算是這個行業里一個特別小、特別底層的存在。雖然是個小主播,我經歷了很多。我做過2個直播間,經歷過電商平臺擁有巨大流量、瘋狂的時候,也經歷過它們流量稀缺的時候。
很多人看帶貨直播掙錢,其實只看到一兩個大主播掙錢,不知道他們身后死掉的主播可能有999個。
一旦進入了直播的圈子,后面不斷有新人會趕超你。休息一兩天、兩三天,沒事,但一旦停播時間稍微久一點,你就會被淘汰掉。
系統不是人,它只認數據。直播間開播第一周的某一天,我和運營在討論工作時發生嚴重的爭執,錯過了開播時間。我當場打了自己一個巴掌。這是嚴重的錯誤,系統會覺得你不守時,沒有誠信。
系統不會告訴你直播時間低于2個小時是錯的。不會告訴你,粉絲來了100個人,如果只有幾個人關注你,這是錯的。官方也不會告訴你,你被淘汰是因為沒有達到既定要求。規則是完全隱形的,只有靠你去猜,再專業的機構都很難摸清它。從2017年到現在,主播一批批在換,那個頁面里,每天都有很多主播在“死”去。
機構的主播只要開播就有流量,他們有流量扶持的。個人主播就沒這個待遇,開播的時候,要熬“浮現權”。剛開始我們就是被放在海底的蝦米,大多數客戶是看不到小主播的,我們只有把海底下的極少數的客戶服務好了以后,直播平臺才會給我們一個浮現權,讓我們有機會浮到細分頻道的頁面上來。
畢竟,大客戶都在海面上。
最開始,所有的東西是統計數據來呈現的,如果你的數據好,平臺會給你的直播間匹配更多的流量。但后來,直播平臺本身的流量在慢慢枯竭,僧多粥少。流量可以買賣,而且特別貴。我上次在群里看到,一個粉絲40萬的主播,一個月掙10萬元,那個月要拿出16萬塊錢出來燒流量,換來了2000多個粉絲。我燒不起這個錢,只能自己一點一點熬。
7月29號那天,我還在直播,助理突然跟我說,浮現權下來了。那一瞬間,我在直播中途馬上就捂臉哭了。但突然有了流量,如果留不住怎么辦?我那時候壓力更大了,看到數據就很恐慌,下播后就瘋狂地研究數據,要分析它的二三十個維度。每一天都像在跟這個系統戰斗。
這個行業的機制就是不斷地淘汰人,你的流量是穩定的話,就證明它還沒有拋棄你。但是它在考核你,每天都在考核你,如果說你連續3天以上數據不好的話,它就會慢慢地拋棄你。
假設有100個人進入直播間,10個人點擊關注算是及格,有20個人關注你算良好,有30個人關注你算優秀,看你能達到哪種級別,做得好才會陸續給你穩定的同等的流量。但是現在的流量不像以前那么好了,很多主播都是假粉絲刷的。100多萬的粉絲,才幾萬、十幾萬的觀看量。電商平臺和中小主播進行流量交易,制造這種假象。
最殘酷的是,系統也有出現漏洞的時候,有時候內部也沒能發現。之前我的競爭對手一直是違規操作,系統也查不到她,流量比我好一倍,天天賺翻。運營第一個直播間的時候,過年后不久,系統突然把新主播們的流量卡斷。所有新主播都懵了,跟我一起開直播的5個新人除了我以外,其他都退出了直播。我守著幾百個老粉絲,天天播天天熬,天天送禮物讓他們來看我,最后這個直播間還是關了。沒有絕對的公平,看你的運氣。
在這一行,沒人不害怕被系統殺掉,它殺掉你肯定有原因的。我每天醒來都會想到這些。系統懲罰我的時候,我會懷疑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么,是不是自己不適合這行,心理壓力好大。我不知道別人怎么樣,至少我自己是背負了很多。
在這個世界上,我現在唯一的事業就是這個直播間了,如果倒閉了的話,我想我會一無所有。
2
我以前開美甲店,在成都開了幾家,但是我覺得這不能掙大錢,現在掙大錢就得靠互聯網。我一天可以賣書給2000個粉絲,但是有一天可能賣書給10萬個粉絲,只有互聯網才可以達到這種裂變。但可能在不懂互聯網的人眼里,我們這種就是“作死”的人。
兩年前,我把美甲店都盤給了當時的員工,在重慶租了20平米的一室一廳。現在我、助理,加我一個閨蜜,3個女人在支撐這個直播間。
當時我看到朋友他們4個人一起做美食帶貨主播,有3萬個粉絲,但1個月只能掙1萬多塊錢。合伙的人越走越少后,只剩下小主播在那兒播。租的房子光線也不好,粉絲看得少了以后,他們過了兩個月,就直接倒閉了。
很多機構是可以掛靠的,我之所以還沒有簽約機構,是因為很多機構簽約以后,小主播還是沒人管,只能自己播,最后機構直接分走利潤的一半。
簽了機構,好處是不用擔心自己沒活干,機構也會為主播們找好供應鏈,不用像我一家一家地去談,穩定一些。但當一個新主播什么都沒有的時候,機構完全是可以欺壓你的,一個運營管10個主播,哪里顧得上你一個新小主播?解約也很困難。機構也需要主播充數,因為它們也在接受考核,如果主播低于一定的數量,系統會取消機構的資格。
做帶貨主播,你得先練習一下。找一個茶杯,對著它說6個小時,不能停,你要把茶杯說感動,把它說熱了。或者自己對著鏡子練習。最開始我的直播間一直沒有起色,每個小時只有二三十個人來看我,沒人說話。我心里很崩潰,但是告訴自己要穩住,給自己找話題。后來我發現,主播們其實都會自備一套專門用來緩解尷尬的題目和答案,直播間沒人的時候,自問自答照著背一遍就好了。
看我直播的人知道,我經常會戴一些很古怪的精靈帽,還要在保證好看的情況下,化稍微怪異一些的妝。我的腮紅是一條很深很紅的橫杠,就很像王菲的那種妝。很多粉絲會覺得有點夸張,但是他們很容易就記住你了,多多少少你要有一點點自己的特色嘛。
因為隔得天高地遠,我們很少能和粉絲達成親密的關系,但還是有真心的人。我第一個直播間快倒閉的時候,一些粉絲跟著我到了新的直播間。她們可能不買東西,每天都會來打個卡,跟你說幾句話。在我最需要的時候,這些人沒有離開,在我最低落、最普通、最渺小的時候,這些人沒有小瞧我。我覺得這種默默的支持和溫暖遠超于現實中的朋友所給我的。
對主播和粉絲而言,直播最適合的時間是4個小時,但是4個小時只適合大主播,他們4個小時能做到的銷量,小主播必須要花10到12個小時。我們得一直在鏡頭前,別人打開直播間的時候,不能看不見人。
今年雙11,從10月21號就開始預熱,整整提前了20天。我直播了20多天沒休息,不敢休息,你休一天別人就搶到你前面去了。雙11當天播了8小時。因為持續性的坐姿,我的臀部上長出了一層繭皮。
雙11當天,我們本來預計能夠賣2萬元,結果我們的銷售額超出預設的3倍,賣了7萬元。要知道,我賣的是兒童圖書,一個產品只賣一二十塊,貴點的三四十塊,我都不知道是如何湊起這7萬元的。這讓我們很意外,同時也看到了直播間的魅力。
系統會在你不知不覺的時候,給你驚喜。誰都希望有驚喜,我就是靠那些驚喜撐下來的。永遠不會再有哪種職業像帶貨直播這樣子,讓你每天像坐過山車一樣去經歷高峰和低谷。
3
做直播之前我有110斤,現在只有95斤。其實不是因為體力多辛苦,而是心力交瘁。作為一個主播,不可以是蔫兒的,她必須隨時像打了雞血一樣出現在粉絲面前。
因為做直播,我差點和丈夫離婚。他是那種思想很傳統的人,在單位上班。在他看來,做主播是不務正業的,經常帶著嘲諷的口氣說我被傳銷洗腦了。很多人印象中的主播都是秀場主播。我說我是做主播的,家人和朋友就問我你在哪兒唱歌啊?是搞笑的嗎?我說是帶貨主播,他們就認為你不就是電視購物。能感受到人家看不起你的感覺。第1個直播間死了以后,我在家里完全抬不起頭做人,很難跟別人交代,但我依然堅持要做。
直播的時候要和大主播們錯開時間。晚上播的話搶不過大主播,小主播們沒有生存空間。有時候我凌晨5點開播,4點就要起床,一直播到中午12點的樣子。除夕那天,我還在直播,因為大主播除夕休息。他們只要休息了,小主播的流量就會好一點,要跟他們錯開高峰。
我沒有時間去醫院。我們只有2個人,做4個人的活兒。稍微好一點點的時候,我吃了一段時間的藥,去樓下診所做了一個星期霧化,治我的咳嗽。我上午布置產品,下午做霧化,晚上再繼續直播6個小時。做了一個星期后,醫生跟我說,霧化不能再做了。我說,好,但是我還咳嗽呢。醫生說你不說話不就好了嗎?
只好吃很多梨,蒸著吃,熬梨水吃,生的也吃。后來吃藥也不行,輸液也沒用,身體產生了耐藥性。直播的前3小時沒問題,說到第4個小時就開始咳嗽了。別人吃蜂蜜都是沖水喝,我是直接一勺一勺地塞嘴里干吃。
如果是晚上的直播,我會在凌晨1點下播,開始研究數據,3點睡覺,8點起來,開始布置產品。我真的已經盡全力了,直播間在我身上再也榨不出哪怕再多一點點精力。
很多底層主播的努力程度不比李佳琦、薇婭他們差,但是這已經不是能用努力來衡量的事,頭部主播是站在了時間軸上很好的一個點罷了。
我的工作室就在我家隔壁的那棟房子里,同一個小區。基本上,我一整個月都沒有走出小區,始終兩點一線。這樣的生活狀態會失去很多朋友,但換一個角度來想,如果說我在這個社會上沒做出點什么,在朋友看來我也不會有什么很大的價值。我有兩個很好的朋友,一年和她們聚一兩次就夠了。
前不久我丈夫放年假,我們決定放松一次,去青海玩。但是我拒絕坐飛機,要求開車背上我的全部童書和直播設備。我丈夫只能說好。安排了車之后,我的運營突然和我說,直播的浮現權又下來了,剛好就在我們出去玩的那幾天。我只好放棄了那次旅游,扔下我丈夫和朋友回去直播。
我已經30多歲了,丈夫還大我好幾歲,我們想要小孩,在備孕。我當然也有認真對待這個事情,比如去看一些婦幼醫師。但做這一行,作息不規律,日夜顛倒。我現在很瘦,要調整自己的身體,但是沒有辦法,任何事情不可能完美的。
我小學的時候,班主任老師問同學們長大以后想當什么。別人都說科學家、醫生、老師,我一個人說,我想做商人,老師都愣了。我現在就在做自己想做的事。對于我自己來說,我相信“平臺不倒,直播到老”,這是我們直播這行一句自我激勵的話。
把李佳琦和薇婭看作標桿是委屈他們了,他們應該算是傳奇。做人要有自知之明。現在我賺得不多,但是還夠我和我的助理糊口。目前只有2萬粉絲,明年爭取到10萬,我就很滿足了。盡管沒掙到幾個錢,確實還是看到一絲希望在前方。
直播中1%的人成功,9%的人掙點小錢,90%的都是“炮灰”。
其實我明白,真正的時代人物是李佳琦、薇婭他們,我們只是炮灰而已,但我也要爭取做一個大顆的炮灰。
歡迎關注鑫三贏獵頭公司
1、幫助企業解決中高端招聘難題;
2、免費幫助人才推薦更好的工作機會。
電話:0531-88208508
網站:www.afdpew.tw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QQ:1848828369
微信公眾號:lietoulijun777
微博:weibo.com/xinsanying123
更多職位詳情咨詢鑫三贏獵頭公司

4月24日足球比分 投资理财公司 30选5 手机看片高清国产日韩 四创电子股票行情 国际mba是什么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选九梦财富 18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 东京热在线电影观看 股票涨跌与统计学 山东十一选五 云南十一选五 wnba比分网 2003年上证指数 股票涨跌最大的 期货配资开户